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双生情缘

双生情缘

出了浴室之后,张茵换装打扮就出去参加同学开的毕业舞会,虽然因为有孩子嫁给教授,但是还是常出去玩。

小萍先回房间去写作业,梦儿将小杰拉到房间里说:“哥,你知道什东西是白白的,要挤很久,而且可以喝的,听说喝了胸部可以变大。”

梦儿不想要让小萍姊知道这个秘密,所以才悄悄的问小杰。但小杰这时满脸子沉浸在刚才喷射出来的快感,说:“我一时也想不起来,妹,你可不可以像刚才一样用手捉住我的小鸡鸡,我才想的快一点。”

“你很烦喔!”梦儿抱怨道:“可是你一定要认真想喔!”慢慢的将小杰的裤子脱下来,两人每天一起洗澡,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“哥,你的鸡鸡跟爸爸一样会变大了喔!”梦儿像是很有经验高兴的说,“而且热热的好好玩,一点也不像之前的小毛毛虫。”用手握着鸡巴,果然虽然小但也有一寸半粗,让梦儿一只手握不住,只好用两只手然后认真的摇动着。

“不对拉,梦儿这样会很痛。”小杰痛的脸都变形了,只好亲自指导。“你如果要用两只手,就要向挤牛奶一样握好,然后轻轻的上下摆动,对就是这样。等到打出白白的东西就好了”

“好啦!”梦儿不甘愿的说。“哥,你想快一点嘛!”

“对了,就是这个。白白的,挤很久,可以喝,就是这个,原来这个可以健胸。”小杰一副晃然大悟的样子。

“快告诉我。”梦儿急急的问。“就是刚才我喷在你脸上的东西嘛!”小杰笑道。

“那些尿?会使胸部变大?”梦儿不可置信。

“那不是尿,是精液,是男人很重要的东西,可以让女生生小宝宝。”小杰认真的解释。

“真的可以生小宝宝吗?”梦儿怀疑的说。“怎么生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问了小杰不知道的问题,小杰连忙转移话题。“反正茵姊说的一定是这个,好像快出来了,快接。”

梦儿低下头,张开嘴将整个鸡巴塞入口中,怕会漏掉任何一滴。等了半天还不出来,稍稍抬头去看小杰,发现小杰一脸很爽的样子,调皮的她轻轻的用舌头在鸡巴上的香茹头转了一圈,发现小杰的脸好像快受不了了,正想抬起头来问小杰什么时候会出来。

头一抬,一股浊热的精液迎面喷来,有的还射入她的鼻孔中,气的梦儿轻咬了大鸡巴一口,让小杰痛的抱着鸡巴拼命的跳着。

等小杰停下来,梦儿发现小杰的大鸡巴又恢复原来大小,梦儿将脸上的精液全部扫入口中,说:“哥,我才吃到一点,其他都到地上去了,我还要。”

小杰说:“梦儿,哥有点累,晚一点再给你吃。”

“不行,我一定要多吃一点才能赢小萍姊。”梦儿撒娇道。“还有不可以教给小萍姊,梦儿答应你,以后帮你做一件事。好不好啦?”

小杰不得以只好答应,梦儿一阵欢呼,小嘴用力在小肉虫上吸,果然一下子又变成了大鸡巴,“真方便,以后只要到哥哥旁边就可以吃了。”梦儿天真的幻想说。“我可以变成向茵姊那么大吗?”

这次梦儿直接用小嘴巴在大鸡巴上面不停打转,可是过了大约十分钟都没有反应,问道:“哥,你为什么不给梦儿吃精液呢?”

小杰忍受着梦儿的小香舌攻击,本来快要达到高潮,但是梦儿忽然停了下来,好像掉入地狱,“不要停,等一下就来了。”用力的将梦儿的头押下,梦儿挣扎的摆动,反而造成更大的刺激,过了不到五分钟小杰就喷出来了。

这次梦儿可是一滴不漏的吞了进去,说:“真好吃,哥,我可不可再来一次,嘻嘻。”看小杰脸上露出疲累的表情,知道他累了,故意说。

“我们明天再来吧!”小杰像看到鬼一般逃出梦儿这个小淫女的房间。要知道从洗澡到现在不过一个多小时,小杰就己经泄了三次,要在这样下去,可会累昏。

    回到房内,看到小萍正抱着腹部,躺在床上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小杰家共有四个房间,一个房间是父亲和茵姊的,一个房间是小铃和梦儿的房间,一个是小晓和离家大姊许娟的房间,因为小杰和小萍从小形影不离,所以两个人住一间。

“阿萍,你怎么了?那里痛?”小杰关心的问。

“阿杰,我的下面好痛。”小萍说:“好像又开始流血了。”

“我看看。”小杰脱下了小萍的内裤说。小萍的下体己经开始长一些细细的阴毛,集中在小屄口,小屄中流出一些红红的鲜血,有些怪味道,但却刺激着小杰的嗅觉,大鸡巴又跷了起来,年轻人果然回复的很快。

“阿萍,你的肚子里面流血了,茵姊不在,要不要叫医生”小杰着急的说。

“不用了,茵姊说这代表我长大了,每个月会一次。”小萍扶着肚子说。“可是我真的好痛,真希望茵姊快回来。”

小杰用蹲在地上,用手指在阿萍的小屄上一个小肉突捏了捏,只听到小萍:“啊,继续捏,我的小屄屄好舒服,也比较不痛了。”

“对了,今天阿毛偷拿一片他哥哥的光碟借我,说可以帮助我了解女孩子。”小杰说。“我去拿来看看,对你有没有帮助?”

小杰从书包中拿出一片光碟,上面没有图案,明显是盗版片,片名”处女也疯狂”。将片子放到光碟机中后,又回来帮小萍按抚小屄口。但因为萤幕和床的高度有差,所以小萍反而看不到。

有一个大约十五六岁左右的女孩子,一早起床出门,就被一个男人拖到车上,在车上被打了几巴掌,然后在车上脱光衣服,男人不断玩弄她的乳房和小屄,女孩后来被逼也不断舔弄男人的鸡巴,然后男人将大鸡巴肏入女孩的小屄,那女孩下体流出血来,先是不断尖叫,后来又变成呻吟,很舒服的样子,后来男人将鸡巴喷出来的东西喂给那个女孩子吃。第二段是一个少女在洗澡的时候,又被一个男人冲入浴室,玩弄着可爱的女孩和强奸她。

在看片子的时候,小杰只觉得大鸡巴越来越硬,十分难受,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力,手中感到一阵阵温温热热的液体流了下来。听到小萍啊了一声,向小萍望去。

小萍的整个脸变成红通通的,看起来没有那么痛苦,但眼中多了一分迷朦,实在很漂亮,虽然因为两个人是龙凤胎,所以两个人看起来实在很像,加上小萍总是喜欢剪短发,让两人看起来简直一样,但小杰就是喜欢看那个比自己多了一分秀气的小脸。

“阿萍,你的脸好红,是不是更不舒服?”小杰担心道,扭了扭下体。

“没有啦,我好多了,只是刚才太舒服了,哥,你刚才弄我那里啊?”小萍坐在床上,看着被脱下肉裤的下体,露出刚才被搓红的小屄。

小杰看着平时就不知看多少遍的小萍,就算是裸体自己也看过不知多少次,可是为什么自己现在看到病恹恹的妹妹,就有一种想亲亲她的感觉,想将她像刚才片中的女主角一样,在自己的玩弄之下。

“阿杰,你在想什么?”小萍疑的道,回头看电脑萤幕,只看到一个女孩子被男主角压在地上,用力抽肏着下面的小屄,脸不禁红了,知道现在小杰正在想这件事。

其实在学校女同学中有一个李珠,在以前就偷偷告诉过她要怎么做爱,因为李珠和她上高中的表哥做过了,但李珠毕竟太小,所给的讯息又片片断断的,她也没太在意。而且因为小杰一直看起来就像个小孩,加上两个人从小就生活在一起,也不太注意小杰,也没有想到这方面。

虽然听过这类事情,但毕竟没有真正看过,在看到这个片子的时候,让她有无比震憾。接着她想到小杰在浴室时伸长的大鸡巴,看起来好像不比这根鸡巴小,低头看到小杰的鸡巴己经将整个内裤顶了起来,心中不免也有些意动。

看着小杰那热切又不敢说的模样,小萍不由感到身为女孩的优越感,可以将男孩子迷成这样子。小声的对小杰说:“阿杰,不要这样看我,我要穿衣服了。”

“阿萍,…我可不可以像那个男主角一样对你?”小杰鼓起勇气说。“她们好像很舒服呢!”

“阿杰,我们是兄妹啊!怎么可以?”小萍讶然道。

“为什么兄妹不可以?”小杰纳闷的问道。

“这…这…我也不知道。”两个人对于乱伦没有一点概念。因为其父和茵姊因为许娟小时候的事,所以从来不在这个家中谈到这一类事情,加上父亲和茵姊从来也没有阻此他们彼此做出一些亲匿的动作,所以片中一些动作,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或洗澡时也常作。

“好啦!反正现在茵姊也不在,我们先去浴室洗一下血,然后再回来试试看。”小杰大力的建议道,他现在欲火焚身,只想去浴室冲一下冷水。

小萍和小杰偷偷摸摸的从房内溜出去,小萍没有穿上肉裤,觉得下体凉冰冰的,不由小呼了一声,幸好没引人出来。

两人来到浴室,小杰洗了洗手之后,要小萍蹲下,开始帮小萍刷下体,这个动作两个人常作,可是现在心情不一样了,小萍只觉小屄一阵麻痒,洗去血迹之后,却从洞内流出阵阵的淫液,心中的感觉真是十分刺激。

因为小萍大胆外向就喜欢冒险,小杰是一个胆小温和的好孩子,所以平时总是小萍提议作坏事,但今天反过来是小杰提议的,让她心中产生不一样的感觉。

“阿萍,你这里一直流水,洗不干净。”小杰大声抱怨。

听到小杰没有水准的问话,知道他完全没有概念,只是本能的想要学片中的人物,到时可能还要自己这个受过李珠”课前教育”的人来教导。

“不要洗了,等一下这些水还有用?”小萍说。“阿杰,让我看看你的大鸡鸡。”

小杰早就痛的受不了了,立刻打开裤子的拉炼,将大鸡巴拉出来。可能现在才真正发挥实力,大鸡巴竟然比刚才还大上一圈,约有二寸粗和二十公长,和他廋弱的身体不合比例。

小萍轻轻的用舌头舔弄着大鸡巴,动作如此熟练,好像不是第一次,小杰不由奇怪道:“阿萍你怎么会片子中女主角的动作?”

小萍说:“这是阿珠教我的,她说他表哥跟她在一起,都一定要她作这个动作。”

小杰只觉得一阵滑嫩的小舌头在大鸡巴有时舔,有时含,有时咬,有时吸,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,想到如果以后可以教给梦儿这种技巧,那自己每天不爽翻了。

过了不一会,小杰就喷出大量的精液,竟然比刚才喷出来的还要多,全部注入小萍的口中。小萍可是喜兹兹的将它全部吞下去,说:“李珠说,这种从大鸡鸡出来的精液可以美容养颜呢!”

可是这时梦儿却冲了进来,说:“哥,你不守信用,将精液分给姊姊,而且还给我的多,我讨厌你。”说完哭了起来。

“阿杰,这是怎么回事?”小萍心中有些疑惑道。

“还不是这小丫头刚才问茵姊什么东西可以健胸,茵姊说白白的,要挤很久,而且可以喝的东西,我们猜了半天才猜到是精液,但她现在怪我偷偷告诉你。”

“哈!哈!笑死我了。”小萍简直乐翻了,这个问题她一年前就问过了,结果茵姊隔天拿了一罐鲜乳给她,说当然是吃奶补奶,而这二个天才竟然会猜是精液,简直太离谱了。

    不过她可不会这么轻易将答案告诉二人,让茵姊自己告诉他们答案,自己当然就可以嘲笑他们了。“阿杰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为什么对梦儿偏心,罚你再让他吸一次。”阿萍半开玩笑的回答。

“真的?”梦儿喜出望外,虽然小杰己经垂下去了,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让她再起来。爬到小杰的大鸡巴下,伸出小舌头连续猛舔。己经连泄四次的小杰,再怎么超人也不可能站起来。体力本来就不是很好的小杰,只能全身无力的坐在地上任由梦儿残害小鸡鸡。

但是梦儿的破技巧在百般试验下,皆不能让他重振雄风,只好求助于小萍,小萍将舌头绝技教给他,小杰的大鸡巴果然又重新挺立,结果又在梦儿的催残中射出热热的精液,而小杰也因为消耗过度昏了过去。真是最失败的主角,好戏还没有开始就昏了。

两个小女孩看到小杰昏了,皆不由吓呆了,急忙将他背回房间。看他一直昏迷不醒,身体又热的像火炉,但大鸡巴又直挺挺的站了

两个小女孩看到小杰昏了,皆不由吓呆了,急忙将他背回房间。看他一直昏迷不醒,身体又热的像火炉,但大鸡巴又直挺挺的站了起来,连忙通知家人回来,急的真像热锅上的蚂蚁。但当所有家人问起来,两个小女孩倒是一推三不知,只说是看电脑看的昏过去了,真是说谎不眨眼。

其实小杰这次真的差点就挂了,连续一个半小时内,连续泄了五次,还一次比一次多,让体力不好的他,差点脱阳而亡,成为一个丢脸的青头鬼。但就在此时一颗从小在他体内的灵丹发挥了功效。

原来那颗灵丹是一颗龙的内丹,是他的父亲在一个古墓中发现,因为很漂亮,但会发出淡淡的紫光,小杰五岁的时候,将它拿来玩,结果一不小心就被吞了下去。

其父非常担心副作用,还带他到各大医院检查,但龙内丹就这样消失了,也没有造成任何影响,大家也就不了了之。

其实这颗内丹不是消失了,是藏在小杰的肾脏之中,只是之前小杰的精气充足,让它没机会影小杰,而现在因为小杰大量的消耗精力,造成肾上腺素提升,反而引发它其中的强大能量。

强大的能量流遍全身,改造了所有的肌肉和细胞组成,整个过程大约花了一天一夜,小杰才醒过来。

小杰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大约十二点了。发现自己身上己经被脱的一丝不挂,全身好像充满用不完的力量。

身体一用力,双手一撑,整个人竟然离地三十公分,低头一看,自己还是和平常廋廋的,也没多什么肌肉,但这股力量到底那来的,让小杰百思不得其解。

发现小萍坐在床头,趴着睡着,想要叫她起床,但想到自己的怪力,也不打扰她,轻轻一用力,小萍整个人就浮在半空中了,口中不断呓语:“阿杰,快醒醒,我答应和你做爱。”。

这一抱他才发现小萍竟然已经发烧,全身都是汗水湿透了。原来小杰昨天昏倒后,小萍混身湿的在旁看护他,一天一夜没有睡加上生理期的不适,让小萍现在高烧不退。

小杰连忙出去打了一盆水和一个冰袋进来,伸手解开她的衣服,为她擦拭身体,忙了大半天,小萍才退烧。

等到烧退了,小杰才将心思放在小萍的身上,但随着心境的不同,发觉这个之前己经看的不想看的肉体,散发出诱人的光芒,体内那股欲望止都止不住。

那小小的比小馒头大点的乳房,上面竟然有一个铜板大的粉红乳晕,上面一颗葡萄干大小的乳头,也呈现深粉红色挂在上头,衣服全部被除下的她,在月光下皮肤那么白晰,加上小小的粉红内裤,更使他无比兴奋,因为他和小萍一样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粉红色。

小杰好奇的用手弹了一下,那小小的乳头竟然高挺了起来,让小杰高兴不已,低下头来轮流吸吮两边的乳头。只觉得口中的乳头越来越硬,也越来有弹性,而小萍的身体也不停的扭动。

小杰可不敢把小萍叫醒,虽然小萍在梦中都同意和自己做爱,但自己什么技巧也不会,可要趁现在多做练习。

小杰轻轻的拉下了小萍的内裤,发现里面垫了一块卫生棉,他将之拿下来,只觉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要闻到这种血腥味,大鸡巴好像会变的更大,他低头一看,大鸡巴变成了二十多公分,二寸半粗的超大尺寸,要是将这个放入小萍的体内,可能小萍会没有办法走路。

小杰吸了一口气,平复体内的气血,鸡巴才回复原来二寸粗的大小,虽然还是看起来比洞口大,但总比刚才好多了。看到小萍不断扭动的屁股,也像在引诱着小杰。

小杰用内裤将在洞口残流的血迹擦掉,将内裤都染红了,不断的舔弄小屄。闻着那股血腥味,然后将内裤塞入小萍的口中。小萍的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。

此时小萍己经醒了,但因为发烧的关系,全身昏沉沉的,爬不起身。发现小杰正不断玩弄自己的身体,让她又爱又恨,不断的扭动全身。现在口中又被塞入了内裤,不由发出声音。

小杰轻轻的来到小萍的耳边:“阿萍,给我吧!”眼中露出浓浓的情意,一点也不像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可以发出的眼光,小萍迷醉了,点了点头。

小杰轻轻抬起小萍因为发烧而微热的身体,口中道:“你永远是我的。”大力的往小萍的小屄肏了进去,小萍眼泪夺而出,一半是痛苦,一半是喜悦,两个人的下体紧紧的结合在一起。

小萍转头看身旁的镜子,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脸孔,一个在上,一个在下,好像自己和自己交合,让她看了有一种诡异感,心中更有无限的感动。

这种异样的快感持续在两人的身体之中,小萍只觉得肏入的鸡巴越来越热,让自己的小屄中酥麻的快感持续提升。大力摆动下体配合,屁股与木板床不断的撞击,发出了叭叭清脆的声响,口中发出鸣鸣的声音,形成一个完美的二重奏。

小杰则是体内有一股欲火想要破体而出,而不断的向下猛撞,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,只觉得自己好像由鸡巴又可以闻到血腥味,让他兴奋不已,双手撑在小床上,完全不停止的在床上挺动。

两个人就好像世界末日一般,疯狂的挺动,又过了二分钟,小萍泄了第一次的高潮,全身一阵无力,但小杰仍不停止的狂肏,过了又五分钟,小杰也泄了,在小萍的体内射入了一排精液,热热的感觉让小萍很感动。

小萍本来以为小杰会抽出来,怎知小杰的大鸡巴非但没有变小,好像变的更大,让小萍只觉得体内所有的空间都充满了,让小萍觉得好幸福,结果小萍不到五分钟就泄了,直到泄了二次之后,小杰又放出一排精液后,才停下动作。

小杰在发泄了二次之后,神智也恢复,不再有欲火焚身的感觉,但鸡巴在密肉的包覆下十分的舒服,也不抽出来,就直接泡在里面,而用嘴去亲吻半昏迷的小萍后,两人抱在一起沈腄了过去。

隔天一早起来,梦儿一下床就冲到两人的房间,却发现哥哥睡到姊姊的身上,哥哥那个可以健胸的鸡巴,竟然肏在姊姊的小屄屄中,想必是更好的健胸方法,那姊姊一定会比自己还要快变成大胸脯,哥哥为什么不教我?不由开始在小杰身旁哭了起来。

小杰醒来发现自己全身是劲,昨天起来之后,身上有的一股燥热感己经全消失了,而自己的大鸡巴竟然还在小萍的小屄之中没有退出来,心中暗暗叫奇,发现梦儿在自己身旁哭的凄惨,只能敢快拔出来,安慰梦儿。

而小萍更是不堪,在梦儿一进来时她就醒了,但是全身酸软无力,加上大鸡巴肏在屄中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,只好任由小杰压着装睡。在小杰醒来之后,将大鸡巴彻离,一股空虚感拥上心头,好像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,张开眼睛深情的注视着小杰。

眼前的景像十分荒唐,两个十多岁的少男少女光着身体,少男还挺着一根比普通人粗大快二倍的鸡巴,让人怀疑是不是装上去的鸡巴,正努力安慰一个正在旁边哭泣的小女孩。

“哥哥,不疼梦儿?”梦儿哭闹着,“为什么没有教梦儿用小屄屄吃精液呢?还让姊姊吃了一晚?”

小杰无奈的笑着,“梦儿最乖了,因为姊姊昨天发烧生病了,所以哥哥先用精液给她吃,等一下去学校的路上,哥哥再教你好不好?”做了一个莫名奇妙的保证。

“不骗人?”梦儿止住哭声,脸上却露出可爱的笑容:“骗人是小狗。”高高兴兴的往门外跑去,还传来一阵话语“茵姊叫你们下来吃早餐。”

小杰这才知道上当受骗,对躺在床上的小萍露出苦笑,说:“你今天身体不好,就不要去学校了,我帮你请假。”轻轻帮小萍穿好衣服,才回过身去穿衣服。

小萍轻轻的将木床的血迹和水渍用毛巾擦掉,对小杰说:“阿杰,我永远不会后悔的。”将毛巾收到柜子中。

小杰整理好之后,才提着书包往楼下走去。发现只有茵姊和梦儿在,其他人己经先去上学了。

“茵姊,阿萍身体不舒服,你等一下去看一下她?”小杰告诉张茵。

“多吃一点,你己经一天二夜没吃东西了。你昨天几点醒的,为什么没有叫我。”张茵关心的说道。

“我是刚才梦儿进去才醒的,现在头还有点昏沉沉的,应该等会就好了。”小杰笑着说道。

梦儿本欲说话,却被小杰的眼光制止了,缩回去吃早餐,过了好一会,两人才去上学。